酷哥看书 > 玄幻魔法 > 金庸绝学异世横行 > 【669】岂能非人

【669】岂能非人

小说:金庸绝学异世横行作者:御剑斋字数:9444632更新时间 : 2020-04-22 06:57
    叶清玄静默地看着宁中流的表演,听着他慷慨激昂的陈词,心中却只有一息悲凉,到了最后,当宁中流向他伸出合作的手时,他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,缓缓说道:“不好意思……我就是你眼中的蝼蚁。我不会放弃做人的尊严……”

    “愚蠢。”宁中流眼睛发直,最后僵硬地收回了手,面色狰狞地道:“你还想揭发我,让我身败名裂?你觉得下面那些人会相信你的话吗?”

    叶清玄神色木然,半晌不语。

    宁中流冷笑一声,森然道:“你知道与我作对的后果吗?”右手猛地一挥,指向亭楼下方、众人所在的明堂,“你是我唯一破碎虚空的希望,如果你想跟我作对,这些人都要为你陪葬!”

    叶清玄深吸一口气,转头望着天空,既不承认,也不否认。

    片刻之后,他才淡淡问道:“时间,地点……”

    宁中流神色顿时一松,哈哈大笑,道:“叶清玄,你果然是个聪明人。放心,跟我合作,你不会后悔的。”接着面容一正,“既然是‘破碎虚空’这么重要的日子,匆忙不得。老夫等了两百年,也不差最后这点准备时间。明年二月二,龙抬头,我在凌云宫最高峰等你。”

    叶清玄缓缓转身,沉声道:“我一定到。”

    宁中流威胁地一笑,“你一定会到……”

    哈哈哈……

    宁中流开怀大笑,转身洒然而去,走到阑珊之处,径直踏入空中,大袖一甩,漫天幻象尽去,而他自己也随着破碎的幻象消散无踪。

    宁中流走了,明堂中的各路英杰全都陷入了昏迷,又有昏迷进入了沉睡。

    季广岚独自推着轮椅车,慢慢滑行到了亭楼之下,从耳中取出两个塞子,丢入路旁的花丛中。

    “你决定了?”季广岚幽幽一叹,突然开口道。

    叶清玄从花丛后闪出身影,淡淡道:“决定了。”从花丛中捻下一朵鲜花,放在鼻端轻嗅,叶清玄神色淡然,眼中有种超越生死的解脱,“一花一木,一枯一荣。莫不有其定数。既然上天注定让吟雪离我而去,这世上再无我眷恋之处,与宁中流一战,无论胜败,我都不会让他再留在吟雪存在的人世间……”

    季广岚眉头紧锁,最后无奈一叹,“也许……你助他‘破碎虚空’,也是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。毕竟,这个世界,终于可以摆脱那个人的控制了。”

    季广岚多余的话没有说,毕竟这个看似认输的方法,虽然成全了宁中流,但对这个世界的伤害确实是最小的。

    如果叶清玄执意报仇,一旦失败,整个天下无疑都将承受他疯狂报复的怒火……

    叶清玄微微一笑,没有回话,手指间捻着花茎,缓缓走向水月庵之外。

    水月庵,洛都之南,峡阳府之北。

    水月庵内外,曾经有着无边无际的桃林,每当桃花盛开,美得不似人间一般。

    自从这里被江霁月和竺无生破坏,地貌大为改变,直到最近才被宁惠茹重新收拾停当,路旁两侧又重新种满了桃花,虽然现在数株低矮,但相信十数年后,又将重新恢复当年的美景。

    叶清玄不会离开水月庵,一日没见到梅吟雪的尸体,他便相信梅吟雪还活在人间,他要留在这里,等待梅吟雪的消息,同时等待决战时日的到来。

    转过一方花丛,眼前不远处一个身影站在崖边,静静地等着他的到来。

    一袭黑衫,瘦高冷硬却又霸道非常的老者,如刀锋般的眼神向他看来,接着眼睛一眯,刀般冷酷的表情顿时为这一笑所化解。

    “霸刀”申屠镇岳。

    见到这位曾经的“天下第一刀”叶清玄不由得也笑了出来,恭敬异常地走到他身边,拱手一礼,“恭喜霸刀老爷子步入神化之境!”

    申屠镇岳失笑摇头,淡淡道:“破而后立、败而后成。是你的【嫁衣神功】厉害。”

    “武道禅宗、嫁衣神功”,这套功法因为太过猛烈,所以练到六七成时,就要将炼成的功力全都毁去,然后再从头练过。因为毁去后体内犹有余根,使得再练时可达事半功倍的效果。正所谓“欲用其利,先挫其锋”,乃古龙武侠中一等一的神功。

    叶清玄在申屠镇岳武功被废,全身经脉尽毁之后,便结合【六识能断摩诃根本智经】,将这门功法加入了吠陀的一些精神法,通过二师兄封清岩交给了申屠镇岳,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,他真的重塑经脉,而且武功更进一步,突破到了神化境。

    尤其他本人放弃了当年霸道绝伦的内功,整个人的气质都为之大变,再不是当年冷酷霸道的“霸刀”了。

    叶清玄心中着实为他高兴,连道不敢,接着神色一动,笑问道:“宁中流没发现么?”

    “他怎么会发现不得?”申屠镇岳不由得低声笑道:“他一进门就感应到了我的不同于往,就此看也不看我一眼……”

    “哦?他竟然对您老不感兴趣?”叶清玄奇道。

    申屠镇岳道:“正相反。他对我很感兴趣,但正因为感兴趣,才不敢多看,生怕控制不住兴奋的心情,当场与我交手,反而误了见你的大事……”

    叶清玄沉声道:“宁中流心念成痴,不会放过任何‘破碎虚空’的机会的。”

    “你要把宁中流的真面目揭穿吗?”申屠镇岳问道。

    叶清玄摇了摇头,“凭添乱象罢了。真相到底如何,没有那么重要,我只求问心无愧,杀了他,是唯一办法。”接着略一转头,看向申屠镇岳,“您老也是劝我……”

    “我又不是你,凭什么让你听我的?”申屠镇岳冷冷瞪了叶清玄一眼,狂然道:“我只是告诉你我的想法……如果你失败了,还有我……什么‘破碎虚空’,若是连人都做的不痛快,当了神仙也是心塞。”

    叶清玄忍不住哈哈大笑,最后郑重一躬到底,道:“谢了。”

    “滚吧。”申屠镇岳冷冷一甩手,“莫要耽误我看风景。”

    叶清玄迈步走向水月庵旁的小山之巅,背后传来申屠镇岳傲气非常的话道:“小子,一天没有梅丫头的下落,你一天都别只想着寻死啊!”

    叶清玄摆了摆手,“知道了……”